第985章 大结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舟年,我该走了。”

寂静的花丛把周遭的欢乐都隔绝开,夏天低声说道。

“你要回新西兰吗?”

“是。”

夏天垂下眼睛。

她不能再留在这里,叔叔已经给她选好了一家殷实的人家的孩子,而这一次,她想她不能再辜负叔叔的良苦用心了。

她一直在追寻着眼前的这个人,可是他的温柔和爱意却从来都不属于自己。

“可是如果你回去了,我准备的告白怎么办呢?”

“我不知……舟年,你说什么?”

夏天愕然抬起头。

眼前的江舟年的眼角噙着温柔的笑意看着她。

“夏天,我的告白的女主角要走了,我该怎么办?”

“你说……什么?”

夏天愣愣地看着江舟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夏天,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江舟年的声音里面是温柔的笑意。

“可是你不是……”

夏天疑惑的看着江舟年。

“我喜欢过简桉。”

江舟年轻声说过。

“我喜欢过她,喜欢过很多年的时间,可是有一天忽然另外一个女孩走入了我的生命。”

“她长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我和她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第一眼的时候,我就觉得她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

“后来我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我误会过她,也伤害过她。”

“可是她还是那么温柔善良,我是个懦夫,不敢承认自己喜欢上了她,可是我的心却不受我自己的控制。”

“夏天,我曾经做过很多错事,可是我这个懦夫还是想厚颜无耻的请求她一次,想要她留下来,陪在我的身边,和我真正开始一段感情,甚至想要更多,想要她陪我走完余生剩下的路。”

“夏天,你愿意吗?”

“我愿意。”

夏天的眼眶忽然红了。

积蓄在眼底的泪水就像是开了闸一样的争先恐后的涌出来。

她感受到了自己被江舟年抱在了怀里。

而这个温暖的怀抱,她已经期待了那么久的时间。

而她终于等到了。

五年后。

容家祖宅。

“妈妈,容可可又在偷翻抽屉!”

容希小同学虽然刚刚十一岁,但是身高却完全继承了容墨的优良基因,现在个子已经完全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了,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当年的那个小白团子的痕迹。

“你妹妹喜欢翻就翻,你今天的功课做完了没有?”

容墨在桌边抬起头。

五年的时间几乎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我还没有。”

容希心虚的低下头,简桉无奈的看着容墨。

“你不要管希望那么严嘛。”

“玉不琢不成器,而且今天阿黛尔和乔扬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功课不做完,不许他出来。”

“是是。”

简桉无奈地答应道。

容墨也真是的,现在管小希望,比当年容父管他还要严。

“你啊,总是太偏心可可了。”

简桉嗔怪地说道。

可可就是她和容墨的女儿,经历这么多的事情能平安的生下来可可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容墨虽然什么都不说,可是简桉生可可的时候,容墨几乎是在外面来回踱步了一晚上。

容可可同学,大名容心,名字含义十分简单,是父母的心肝宝贝,掌上明珠。

容墨把这个孩子看的和眼珠子一样,要星星不给月亮,就是要月亮,容墨也能给打个金边嵌玉的出来。

此时此刻容可可正抱着容墨的腿对自己的亲哥哥调皮的伸出舌头略略略。

容可可继承了容墨和简桉的双重颜值,没事就被黎黎逮过来打赏糖果和零食,黎黎天天嘟着嘴嫌弃自己的混世小魔王把家里闹得天翻地覆,外加长吁短叹时不时地想把可可拐回自家。

黎黎和付庭然的儿子简直是魔王中的魔王,只有容可可才是他的克星。

“哼!”

容希气哼哼的看了自己的亲妹妹一眼,转身就走。

他才不要和这个小屁孩计较!

他要去找真夏姐姐玩儿去!

“容夫人,您的快递送过来了。”

简桉打开包裹,包裹里面是两套整整齐齐的衣服,全都是手工缝制的,针脚细密。

只有希望的时候,这衣服只有一套,多了可可之后,就变成了两套,一年送过来两回。

简桉的手指抚过衣袖上的那朵兰花,眼睛里掠过怀念的神色。

她知道是谁送来的,从第一次开始的时候就知道。

她曾手把手握着年幼的自己的手教自己一针一线的缝制手帕,也曾经当着自己的面绣出栩栩如生的兰花。

如今她虽然不在自己的身边,可是简桉知道,她一直在远远地注视着自己。

她知道自己过得幸福,而她安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就够了。

“简桉!快开门,看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黎黎,你是要把门砸坏吗!”

付庭然徒劳的拉着黎黎。

“怎么了?”

“你果然不知道吧?夏天怀孕了!”

黎黎从门后弹出来半个脑袋:“我是来给你报喜的!”

“看来我要封个大大的红包了!哎呦,可可也在,快来给我捏捏小脸蛋!”

“唔唔!”

可可挣扎着逃脱了黎黎的魔爪,扑到了简桉的怀里。

“容可可,你该睡觉了。”

简桉无奈地抱起容可可,小人儿在简桉的怀里不安分地扭动着自己的身子,睁着大大的眼睛。

“我不想睡觉!”

今天家里这么新鲜好玩儿,她才不想去睡觉!

“妈妈妈妈,这是什么啊?”

看到小女儿手里的卷起来的画卷,简桉愣了一下。

“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刚才在抽屉里面翻到的。”

可可眨巴着眼睛。

“妈妈你看,画上的这个人长得好像爸爸啊!”

“嗯,是啊。”

简桉抱起可可朝着楼上走去。

“妈妈,你看,这画的背后还有字呢!可是我不认识这两个字哎!”

简桉的脸上有些发烧。

“乖,你先睡觉。”

“可可想知道后面的落款写的是什么么?”

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从简桉的背后传来,一只手拿走了简桉手里的卷起来的画纸。

画面上,容墨看到了栩栩如生的自己。

“这是在巴黎的时候的画像吗?”

容墨明知故问,看见简桉红了脸,他轻声念出来了落款。

“秋天,于巴黎23号街,吾爱。”

“爸爸,什么是吾爱啊?”

“就是爱你的人。”

窗外,城市的灯光一盏接着一盏的亮起,温暖了人的心房。

“他会牵着你的手,陪你走过这漫漫长路,守护你。”

“直到永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