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凤九下跪,皇子怒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林玄眼看着千星帝子,那漫天金羽都在抖动,紫微星下,千星发出孤狼的吼声,滔天的妖气又一次汇聚,可是却无法冲开这个紫薇罗天大阵。

“李帝,宁千秋,你们真的要灭杀所有人吗?”旋转的星辰当中,众人都在抵挡星辰之力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林玄还能够发声。

“林玄?”大阵之上,李帝和宁千秋掌控的一切,星辰之海,大阵之威,浩渺的星辰之力,完全镇压在万界当中。

繁星闪烁,林玄站在光晕的中心,冷冽的仰望两人。

“你居然能够承受星辰之力,看来你们白鹿院的体修之术,的确很强。”李帝冷酷的说着,身为李家,名为李帝,李帝的心太冰冷,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李帝手掌一翻,紫微星猛的抖动一下,千星帝子惨叫一声,金羽寸寸断裂,大阵的威能都落在千星帝子的身上。

“我要杀了你!”千星惨叫一声,手中的圣兵突然斩出一道特殊的轨迹,这个规矩居然斩下金乌一足。

“什么?”所有人都看着,千星用圣兵斩落一足,金色的血液,化为银河一样,覆盖在紫薇星之下。

“不好,千星要动用金乌禁术了!”宁千秋退后一步,而此时的李帝却一咬牙,猛的虎吼一声,帝王之眼腾空而起。

“帝瞳!”林玄等人又一次震惊了,李帝居然拥有帝瞳,仿佛遥远的帝尊,亲临大阵之上。

那是一个巍峨的大帝,那是能够毁灭妖族,重新建立秩序的大帝。李家大帝,留下一目,化为极道圣兵。

“杀!”千星仿佛根本不动摇,断裂的一足,极度的暴虐的妖气,在银河之下,终于轰开星辰之力。

金乌之剑,卷动四方,万日又一次当空,却每一个昊日统统炸裂开来。绝世的光芒,天位武侯之力,堪比半步武王,真正的绝世妖孽。

“我为李帝!”李帝长啸一声,谁都知道千星帝子的可怕。可是李帝拥有大阵,还在帝瞳之下,帝威浩荡,借助这个帝威。

李帝脚下的紫微星突然裂开一道道缝隙,在这缝隙当中,那是紫微星的内部,最终的一界,最恐怖的大阵封印,封印的都是绝世之妖。

“封!”李帝战甲猎猎,双眸越发的血红起来,李帝已经超越圣主,堪比武侯之境。帝王之目,金红无比,目光所及的地方,挡下金乌的血色银河。

银河融入金乌妖血,沸腾无比,无论是虚空,还是帝威,统统都在燃烧。金乌剑,更是锋芒毕露,斩尽杀绝。

千星怒了,金乌大帝之子,本应该精彩艳艳,力压众多妖孽,一统九天。可是如今,这一世,居然有人挑战金乌。无论是古悠,还是李帝,甚至林玄,都让金乌愤怒不已。

千星是绝对骄傲的,体内流淌最高贵之血,妖族最荣耀的金乌一脉。

“啊!”千星疯狂的怒吼起来,千星的妖气已经冲破武侯,那拥有的威能,让天地都在震动。

“太可怕了!”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宁千秋也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没有大阵,任何人都无法抵抗千星帝子。

“封!”李帝也长啸起来,化为万丈金身,大帝之瞳,犹如紫色昊日,在万日炸裂当中,恐怖的威能,连同紫薇星。

一道巨大的涡旋当中,千星帝子无法摆脱,紫薇大阵的所有的一切,星辰之力疯狂的涌进紫薇星当中。

“轰!”最后的一击,血色长河终于轰在紫薇星之上,紫微星都要断裂,裂开更多的缝隙。同时金乌剑,斩在帝王之瞳下,李帝一口鲜血喷出,脸色苍白,狰狞的看着紫微星。

千星消失了,被紫微星所吞,镇压在紫微星当中,被星辰之力,镇压万世!

大阵依旧在运行,恐怖的威能更是浩瀚无比,紫薇山下,寂静无比,而在万界当中,又有两个星辰爆碎开来,神将的尸体破碎不堪,从紫薇山掉落下去,根本没有人管。

李帝满脸都是血,帝瞳在晃动,李帝的气息也逐渐不稳。不过李帝的目光一直看向身后的宁千秋,目光冰冷无情。

“不愧是李帝,你成功了,真的封印了千星帝子!”宁千秋淡淡的说着,双眸却极度的闪烁。

“宁千秋,该你了,不臣服的,统统都灭了!”李帝解决了千星帝子,宁千秋当然也要出手,这件事是双方所抗,如果唯有李帝出手,李帝也无法承受金乌一族,还有天家的怒火。

“当然,剩下的就交给我吧。”宁千秋点了点头,千星被封印,除了这些人,就剩下不知所踪的古悠,还有那个战人魔。

“帝子被封印了?”孙霸空震惊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千星失败了,被封印在紫微星当中,除非大阵被破,根本无法救出千星。

“千星,有点冲动了!”林玄点了点头,目光斜视左翼仙,暗中也冲着武灵子摆了摆手。上空这两人的确小觑他们,如果千星配合他们,林玄自信能够轰开这星辰之力,帝瞳自然有武灵子对抗,魔仙之指当可挡下。

“林玄,这些星辰之力,太麻烦了。大阵运行的越来越快,我们妖气被转动在星辰当中。”左翼仙也深吸一口气,目光逐渐犀利,也知道这一战在所难免,千星为了抗争被封印,这个大阵是针对妖族的,左翼仙也是相当愤怒。

“凤九,妖皇太子,你还在坚持吗?”宁千秋却没有看着四个人,这些人都是圣主级别,而真正的对手只有凤九。

“凤九在这里?”林玄也愣住了,随着星辰的转动,林玄终于看到胡蓝心的东方,那个巨大的星辰当中,凤九浑身是伤,断裂的手臂依旧没有复原,圣剑也断裂,凤冠也碎裂,冥凤之焰却在抖动。

“他怎么受这么重的伤?”林玄当然不明白,其他人也看到凤九,而此时的凤九哪还有妖皇太子的模样,几次惨败,已经让凤九骄傲的内心动摇起来。

“凤九,你差点陨落在战人魔手中,你的手臂是被神将所灭吗?我们两个能够救下你,也能够封印你。”

“给你机会,你难道想跟千星帝子一样吗?帝子都失败了,你这个妖皇太子还想如何?”

“真的想死吗?”宁千秋俯视额太子凤九,凤九可是西荒妖族太子,只要凤九臣服两家,鬼族和李家就会进入西荒,从不死妖皇那边得到想要的。

“你们!”凤九的脸上极度的扭曲,目光也在扭曲,望着肩膀的伤口,却不敢回头看向林玄,凤九是被林玄击败的。

“看来,你还是不知道什么是死境!”宁千秋不屑起来,掌控紫薇罗天阵,宁千秋可以屠灭众生,区区的凤九根本不如千星帝子。

朝凤古印突然从紫微星当中绽放一道光芒,这道光芒犹如光柱一样,朝着凤九的星辰而去。那是一道毁灭之光,毁灭妖神之法。

“啊!”光柱太恐怖了,融入星辰当中,星辰之力突然扭转起来,凤九的妖体突然承受恐怖的力量,不死冥凤血挥洒下去,凤九的骨头都在被扭曲,凤九身上本来就有伤势,几次遭受重创,凤九根本无力抗衡。

“活着,总比死掉好,知道吗?”宁千秋指头连续的晃动,凤九的一切都在被镇压和剥离,凤九想要反抗的东西,统统都漂浮起来,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妖族太子?哈哈,现在的西荒妖族,多么的弱小,就凭借不死妖皇?以前只是我们没有针对西荒而已,如今大帝之路已经开启,西荒妖族必须臣服。”

“不臣服,就得死!”恐怖的杀机已经凝聚,宁千秋可是鬼族,可以存活许多年,宁千秋的目光犹如深渊一样,那是绝对的恶魔。

“别,被杀我!”凤九痛苦的低下头来,无法移动了,无法反抗了,堂堂妖族太子,朝着宁千秋拜了下去。

“跪下,交出妖族精血!”宁千秋阴森的说着,鬼族每一世,都会选择鬼使,宁千秋这一世,就要选择妖皇太子,这是多么好玩的事情。

“什么?”凤九一愣,从出生除了归天地和不死妖皇,凤九从来没有跪过外人,凤九一直都是欺辱别人,多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情。

进入学宫之前,凤九是意气风发,独断独行,未来的西荒就是凤九的,可如今,凤九却只能够苟延残喘。

“凤九,你不许跪,你是妖族太子,你跪什么鬼族。你不能死,我们能够出去。”胡蓝心早看到凤九了,胡蓝心无比的愤怒,西荒太子,已经臣服。

“哈哈,出去?做梦吧,凤九,很好,跪下,只要跪下,你就能够活。这些人统统都要死,永恒国度就剩下我们,他们都死了,也不会知道你现在的一切。”

“等我们灭杀战人魔和古悠,抢夺大帝的传承,国度其他的传承,统统都是你的,你的未来,依旧是妖族第一人,你的成就不可限量,甚至你背后的胡蓝心,她体内有天妖骨,也可以赐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