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3章 天沟惊魂(六)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卷十二

威震一方

第1593章

天沟惊魂(六)

在宫殿的中间位置,突兀地多出一个丈许大小的洞口,众人都远远地望着,没有谁轻举妄动。

洞口处一片黝黑,目光所及处是一片极速旋转的漩涡,黑漆漆的,似乎可以吞噬万物,表面隐约有雾气翻腾,却没有一丝外溢。

最先进来的青袍老者站立在那里,身形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似乎竭力压制着内心激动,而就在众人刚走进大殿时,“嗡”的一阵轻响,四座圆台同时发出蒙蒙亮光,光芒中,原本伫立不动的四尊石人竟跟着转过身来。

“傀儡!”

姚泽心中一紧,这里不知道存在多久了,这些傀儡竟还可以动作,难道是传说中通灵傀儡?要知道傀儡产生灵智,至少也有着真仙的修为……

其余诸人显然都有所猜测,一个个脸色大变,眼前光芒一晃,四道石人已经站在了大殿中间,目光中没有丝毫情感地望过来。

青袍老者没有出手,只是站在那里,微微点头示意。

立刻众人中,除了几位体修模样的男子,和姚泽一样没有异动,其余诸人同时动作起来。

遁光闪动,数道身影朝着大殿中间飞掠而去,显然这些在之前就已经有所准备,几人心意相通,同时袍袖一抖,漫天的光芒就朝前激射而出,狠狠地刺向四道石人。

“兹”的一声,四道石人动作如一地扬起长戈,空间都微微一颤,一道刺目的黑光似闪电般照耀了整个大殿,“轰隆隆”的巨响声中,几道身影朝后倒卷开来。

姚泽看的心中一惊,出手的几位,修为都在自己之上,其中还有长脸男子等三位真仙修士,竟被这些石人抬手间给击飞!

几人的情形都有些狼狈,而青袍老者却面无表情地站在远处,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

四道石人并没有上前追杀,而是站在了那个洞口前,显然是守护这里,白面男子脸上闪过羞怒,口中低呼一声,双手一搓,随即猛地一扬,数道紫芒就带着“呜呜”的异响,似数道流星般朝着石人狂泄而去。

这些紫芒圆珠如拳头大小,激射过处,整个大殿都晃动起来,而那些石人却没有其他动作,只是各自把手中的长戈在身前一横,一层厚实的黑色光幕就在身前浮现。

“轰……”

两者甫一接触,就爆发出惊天巨响,黑光紫芒随着狂暴的飓风朝四周席卷而过,而白面男子闷哼一声,连退数步,脸上的惊骇根本无法掩饰。

四周众人无不色变,再看那些石人连脚步都没有移动分毫,狂风散开,依旧伫立在那里。

“蠢材!没有看出这些傀儡是四位一体吗?分而击之!”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青袍老者突然冷哼一声,呵斥道。

众人闻言,俱为之一振,相互对视了一眼,其中长脸男子在身前虚空一抓,手中就多出一根绿色木尺来,随着手势轻晃,顿时数道虚影就从木尺中飞出,一个个张牙舞爪的,虽然无法分辨是什么异兽,可一股股暴虐的气息随之蔓延开来,朝着四道石人激射而去。

而身旁的一人却大口一张,径直喷出一道白光,在身前“滴溜溜”急转下,竟是一件白玉圆盘,上面符文密布,古朴气息浓郁,一看就不是凡品。

只见此人单指对着圆盘一点,顿时此物就狂涨起来,化为丈许大小,蓦地银光一闪,巨大的圆盘就漂浮在石人上方,无数道银丝从盘中狂涌而出。

此时二人出手不是为了击倒石人,而是想把对方给分开,不出预料地,四道石人依旧同时举起长戈,用力一振下,头顶空间顿时嗡嗡作响,似乎在扭曲变形。

而那些银丝似乎无视空间变化,把四周方圆数丈都笼罩其间,再看那些虚影早已扑到石人身上,光芒闪烁间,四道石人如同陷入泥潭中,行动迟缓起来。

四周诸人见状大喜,根本不用招呼,各色光芒从掌心中飞出,爆裂声大响,硬生生地把四道石人终于分散开来。

而这些石人似乎没什么情感变化,依旧面无表情地各自挥动着长戈,可如同青袍老者所料,分开之后,石人的威力果真大降。

姚泽在一旁看的也是心凛不已,这些石人不知道何等材质炼制,在众人疯狂的攻击下,虽然只有只有招架之力,无数道攻击落在身上,竟没什么大的损伤。

“轰隆隆”的巨响持续了一柱香的时间,四道石人终于肢离躯碎,而青光一闪,青袍老者早已站在了洞口旁,低头朝下看去,虽然看不到其脸色如何,可从其不住抖动的袍衫看,此人竟激动的难以自制!

其余众人都没有靠前,大殿中也安静下来,只听到青袍老者对着下方的洞穴激动地喊着:“天机大人!天机大人!”

四周诸人脸上都露出迷茫神情,而姚泽的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太古蛮语!

这位青袍老者口中所吐竟是太古蛮语!

自从元方前辈传授之后,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使用这种失传无数年的语言,而据元方前辈之前介绍,此语正是异族人在远古时期的专用语言!

洞口处安静异常,稍顿了片刻,青袍老者又呼唤了几声,一道轻叹声突然响起。

“没想到老夫还能听到族人的声音……现在神族什么情况?”

姚泽的心中似遭巨锤,狠狠地撞击着,他忍不住倒吸口凉气,脸色巨变,这声音竟然也是太古蛮语!

外围的诸人也纷纷激动起来,倒无人察觉他的异常,青袍老者兴奋地连声音都颤抖了。

“天机大人,属下兰顿原本属于不周大人治下,为了解救大人,小的们已经布置了数百年……神族现在还在域外……”

“哦,这样啊,不周的人……其余那些老家伙如何了?玉清、明庶他们,还有神伽王,他应该不会有事才对……”

不知道为什么,洞穴中传出的声音竟听不出激动,对于被解救一事似乎无动于衷。

“回大人,四相使中只得到大人的消息,现在神族已经另立二王主持大局了,八方将中的景南大人已经回到域外疗伤,想要恢复如初,不知道想要多久时间……至于其余诸位大人,一时间还没有消息。”青袍老者依旧激动的难以自己,声音颤抖着回道。

远处的姚泽心中却是一动,自己在远古战场上,一座诡异的城堡中,遇到一位中年文士模样的男子,据说其正是什么神伽王!

当时听其自语着,说什么神族中一主二王、四相使五碑者八方将,个个都是威震天下的大人物,看来眼前这洞穴中被困的正是四相使之一的天机了。

这些大人物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如果此人真的出来,估计吹口气自己也会魂飞魄散!可眼下别说那位恐怖存在,就是时刻对自己冷笑的白面男子,自己也无法摆脱……

不知道什么原因,洞穴中一时间再没有话音响起,青袍老者等了片刻,又激动地伏下身形,“大人,请您出来,先回域外休养才好,此地不宜久留。”

“呵呵,你有心了,如果能够出去,老夫还会等到现在吗?你不知道,现在老夫也只剩下一缕残魂,勉强苟且罢了……”出乎意料地,洞穴中那位天机大人竟苦笑着如此说道。

青袍老者闻言,一下子呆在那里,四周诸人听不懂他们所言何意,不过见老者面色不渝,也知道不妙,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大人,残魂也无妨,总会慢慢休养回来的……”青袍老者竭力解释道。

数百年的筹划,眼见着成功在前,自然不可能放弃!

“唉,老夫被禁锢在毗娑沙中,肉 身早已消融……”

那人刚说了一句,青袍老者忍不住尖声惊呼起来,“毗娑沙!和恶英并称天地绝毒!可大人,您所修炼的梵灭刹那诀不正是毒功吗?难道您不可以化解此毒?”

“恶英?”姚泽听了心中微动,这等毒物自己之前在南疆大陆时曾经无意中得到一些,却被那只三首黑猴给吞噬了,眼下对方所言的毗娑沙既然和恶英相提并论,肯定也是剧毒无比了。

而此时洞穴中的声音却苦笑起来,“你不知道也属正常,能够称为天地绝毒的,怎么可能会被炼化?刚开始老夫仗着真元雄厚,利用所炼毒功以毒攻毒,苦苦支撑了三万余年,可最终还无法保全肉 身!为了拖延时间,老夫只能将元神散化,把这些毗娑沙都挡在外面,勉力保持一线清明……一直苟活到现在,元神已经散去的差不多了,只余一道残魂而已,想出去也无法做到了。”

那声音最后有些意兴阑珊,青袍老者闻言大急起来,“大人,据说景南大人同样伤势较重,您老人家一定也可以安然脱身的!这次属下过来时,特意准备了五具肉 身,都是体修小成的,只要大人想法离开这里,早晚也会慢慢恢复的!”

老者所言又快又急,众人本来就听不懂,一旁的姚泽心中再次一惊,这些炼体修士竟然是为对方准备的肉 身!

夺舍!

可叹五人都面带惶恐,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如此悲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