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伤势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尔敢!”慕容复口中爆喝一声,此人竟然一动手就想取阿珂性命,他岂能不怒。

眼见阿珂就要命丧此人之手,秦素贞陡然开口,“童副将,住手!”

童仲闻言,当即运起后劲,稍稍偏移了手掌,“噗”的一声,正好拍在阿珂肩头,而阿珂也因为这一下整个人飞扑出去,招式自破。

阿珂落地后,就地一滚又折身朝秦素贞扑去。

“阿珂,住手,咳咳……”慕容复因为说话过急,牵动腑脏,登时又咳了两口血出来。

阿珂见状只好停手,狠狠瞪了秦素贞一眼,急忙来到慕容复身旁,张手便要去扶他。

“别动他!”却是秦素贞出声制止,“他腑脏内有碎骨,你乱动会让骨头刺得更深。”

阿珂面色一白,伸在半空中的手陡然顿住,有些不知所措。

“童副将,快去找李大夫来。”秦素贞见她没有妄动,当即朝童仲吩咐道。

童仲瞥了慕容复一眼,面现迟疑之色,“可将军你……”

话未说完便被秦素贞打断,“我没事,你快去,此事十万火急,不得有误。”

“是!”童仲肃然应了一声,闪身出了大厅。

“慕容……复,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啊……呜呜……”阿珂见慕容复脸色越来越难看,登时急出了眼泪。

秦素贞不禁瞥了一眼这个疑似平西王府郡主的漂亮女子,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冷意。

慕容复见阿珂哭得梨花带雨,不知怎的,身上的疼痛似乎减缓了那么几分,勉强笑道,“傻丫头,我还没死,你哭什么。”

“可你……你……”阿珂张口想说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你了数次也你不出来。

“慕容复是你的大名吗?”这时,秦素贞插口道。

慕容复微微点头,犹豫了下说道,“你们扶我起来,我要运功疗伤。”

秦素贞一愣,正想拒绝,慕容复又解释道,“我有一门秘术,可缓解伤势,但眼下我动不了,需要你二人合力帮我。”

二女闻言,不禁对视一眼,均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好了,你们听我的就行,再晚就错过最佳治疗时机了,难免会留下什么后患。”慕容复催促道。

随后他嘴唇微动,小声说了几句什么,二女听后惧是吃了一惊,但慕容复一再坚持,二女只好依言而行。

小半刻后,只见二女一人抱着慕容复一只大腿,将他倒挂在空中。

而慕容复头顶离地三寸,腰身往后弯了一个巨大的弧度,双手合十。

秦素贞面现忧色,“这样真的行吗?”

慕容复没有答话,此刻的他正全神贯注催动洗髓经,梳理体内血肉,使之快速复原。

洗髓经对肉身伤势极其有效,当然,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慕容复再一次品尝了撕心裂肺的滋味。

二女看不到他几近扭曲的脸,不过见得他身上散发出一层柔和金光,也都渐渐放下心来。

约莫小半个时辰过去,厅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并伴随着一个苍老的埋怨声,“哎哟你慢点,我这把老骨头快散了。”

很快童仲拉扯着一个五十来岁须发花白的老者跑进厅中,老者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秦素贞正想开口让二人噤声,却在这时,慕容复陡然开口道,“好了,放我下来吧。”

二女闻言大喜,轻轻把他放回地上,这两个女子一个重病初愈,根本没什么力气,一个刚刚大战一场,身虚力竭,要将一个大男人举在空中半个时辰,还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李叔,您快来看看他怎么样了?”秦素贞活动一下手腕,立即上前将老者扶了过来,口中如此说道。

那老者看了秦素贞一眼,不禁眉头大皱,“玉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元气如此虚乏?”

慕容复盘坐在地上,听到这句话不由一愣,“不是叫秦素贞么?怎的又冒出一个玉儿来了?”

“我没事,”秦素贞摇摇头,伸手指着慕容复,“他的伤很重,您快看看他。”

看得出来,她对这个老者颇为尊重,言谈举止间持晚辈之礼。

老头无奈,只好来到慕容复身旁,探出一手替他把脉。

厅中鸦雀无声,过得半晌,老者眉头微皱,“奇怪,奇怪,奇哉怪也。”

秦素贞面色一紧,“怎么奇怪了?”

阿珂更是没有耐心,怒声道,“到底能不能治,有什么奇怪不奇怪的。”

老头似乎这才注意到阿珂的存在,不禁愣了一下,“这女娃是?”

这一下秦素贞也急了,“哎呀,请您老来是看病的,你管她是谁。”

“咦?”李姓老者不禁惊咦一声,“玉儿你平素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怎的现下如此慌张,莫非……”

话说一半,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笑非笑的看着秦素贞。

秦素贞脸颊微微一热,没好气的嗔道,“李叔,您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八卦,让你救人就救人呗,哪这么多事!”

嘴上如此说着,心里却是想道,“是啊,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紧张他?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他了?不可能,我跟他见面不过一天,除了他的名字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怎么可能喜欢上他……”

秦素贞脸上的羞涩虽然只是一闪即逝,但还是落入在场之人的眼中。

慕容复心头微动,似乎这次受伤也不是没有半点好处。

阿珂心里也颇有些不是滋味,明明是自己先认识他的,可眼下似乎要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至于沉默寡言的童仲,目光微微一闪,看向慕容复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冷意。

倒是李姓老者哈哈一笑,用一种蜀地口音说道,“要得,要得,我看这事要得,你年纪确实不小了。”

“李叔!”秦素贞脸色一红,瞪了他一眼,“老不正经,请你来是治伤的,你怎么……”

“好好好,”老者急忙摆手作投降状,“老头子这就给他治,这就给他治。”

说罢他面色严肃下来,褪去慕容复衣衫,阿珂见此惊呼一声,急忙捂着眼睛,相较之下,秦素贞似乎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没有她那么扭捏。

老者嘿嘿一笑,细细查看慕容复胸口的拳印,只见那拳印已经变成了乌青之色,且呈蛛网状朝周围蔓延。

“这怎么可能?”却是秦素贞和老者异口同声的开口道。

前者是因为先前见过拳印,当时至少都有半寸来深,现在竟然浅了不少,而老者则是因为慕容复体内的情况超乎他想象。

“奇怪,小伙子,你究竟是个什么怪胎,明明受伤极重,骨头都钻到腑脏里去了,血肉竟能自动复原,当真是奇哉怪也。”老者捻了捻胡须,疑惑道。

慕容复闻言,心头微动,问道,“老伯可有办法帮我取出碎骨?”

老者面色微凝,“说实话,如果换成别人,老朽绝对不敢开刀取骨的,但你小子生机旺盛之极,恢复能力极强,说不得只能试试了。”

“什么,要开刀取骨?”阿珂登时大惊失色,“这……这还有命在吗?”

“小丫头大惊小怪,”老者被他这一惊一乍的吓了一跳,不由翻了个白眼,“蜀魏时期便有大将关羽刮骨疗毒,还不是生龙活虎的,咱们这些后人难道还会比前人差了去。”

阿珂吐了吐舌头,“切,人家是华佗亲自操刀,可你……”

慕容复摆手制止她后面的话,目光微微闪动,半晌后终是咬牙点了点头,“那便劳烦李叔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挨上一刀,开刀取骨,想想都会觉得肉疼,但无奈,洗髓经虽然神奇,可以让他血肉恢复如初,就连骨头也能长回来,但刺进腑脏的碎骨,可没办法化去,留在体内必出问题。

听得“李叔”二字,老者若有深意的笑了笑,而秦素贞更是脸颊发烫,不知想到了什么。

当然,此刻的慕容复哪里会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他之所以对老者客气一些,只是因为关系到身家性命罢了,想了想他又问道,“但不知何时动手?”

老者沉吟道,“方才来得匆忙,老朽并未准备麻药,而且开刀取骨必须保证你的生机强盛,依老朽看,等你恢复数日,把握更大一些。”

慕容复却是摇了摇头,“不必,在下自信可以硬抗,李叔若是方便,现在便可动手。”

“这……”众人闻言惧是吃了一惊,老者还想开口再说些什么,慕容复却是忽然摊开右手,一道剑气自掌心划过,裂开一道小口。

众人不解,但下一刻,只见那道细微的口子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愈合。

“这……这……奇迹,当真是奇迹,你……你是神仙吗?”老者面色大变,口中语无伦次,其余诸人的反应也都差不多。

慕容复暗暗翻了个白眼,还别说,这种被人当成神一样存在膜拜的感觉也蛮不错。

当然,他这一举动也并非为了显摆,口中缓缓解释道,“以我这样的恢复力,体内伤口不消数日便会完全愈合,届时再想取出体内残留碎骨,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老者平复了心神,顿时恍然大悟,“是极,是极,老朽疏忽了,如此一来,倒还真个不容耽搁,必须尽快施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