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欧冶大师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呼啦!

吴明全身绷紧起身,精气神如滚滚江河而起,全力布防,本能告诉他有天大危险,似乎就来自那柄传说中早已湮灭在中古,却诡异出现在拍卖会上的万幻折骨剑!

诡异的是,吴明如此失态的一幕,却无人注意。

虽然万幻折骨剑是圣剑,难得一见不假,但吴明是什么人,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如此失态之下,岂会没人注意?

“怎么回事?”

吴明轻吸口气,努力控制自己冷静下来,缓缓重新落座的同时,目光谨慎的打量周围。

正如其所见,众人正看着打开的玉匣,内里隐现琉璃玉质光泽,美轮美奂,依稀可见一柄三尺长剑掩映其中。

虽然圣物宝光内敛,朴实无华,可只要武道达到一定程度的强者仔细观察,定然会看到不同的异象。

这美轮美奂,似乎毫无威胁感的宝光,便是这柄剑的圣威异象!

实则,内里蕴藏的杀机,足以令绝顶半圣为之胆寒,圣者为之侧目,不得不暂避锋芒。

但现在,这柄剑就如此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似乎全然没了任何危险,任人观赏的同时,没有显露出哪怕一分一毫身为圣器的威严和意志!

好似除了这宝光异象格外吸引人外,便再无其它特点,就是一柄美的过分的宝剑。

“不对!”

吴明额头见汗,鬓角有冷汗无声滚落。

万幻折骨剑,堂堂圣剑,岂会只是一件观赏物?

更何况,此前玉匣未开启时,他便已经有所察觉,这确实是一件威能仍在,而且并未受损的圣器。

“到底哪里出错了?”

吴明不解。

但任他如何推演,都想不出问题在哪儿,好似有一层无形的薄雾,笼罩了心神,令其思绪难以如平常般快速思考。

而且,他好似全然没有察觉!

努力想了许久,或许一盏茶,或许半刻钟,或许更长,没有想出任何头绪,一个念头在心神中滋生,而且很快如雨后春笋般疯长。

“或许凑近点看看,能够发现些许端倪!”

一念及此,吴明不由自主再次起身。

这一次却并非站在原地,而是离开了自己的位置,径直走向拍卖台,口中呢喃着,似乎在说,他只是来看剑,近距离观察而已,让东方紫萱不要紧张。

可诡异的是,所有人仍旧在看着玉匣之中的宝剑,对于吴明这般突兀又无礼的举动,没有任何人阻止。

直至,吴明越过众人,走到拍卖台前,无视了依旧笑语嫣然的东方紫萱,目光落在了玉匣中的万幻折骨剑之上。

确实如此前惊鸿一瞥时,看到的没什么不同,依旧那般美轮美奂,琉璃玉身,通体无瑕,全然不像是传说中,以魔帝骨殖和外皮为炼材而成的魔剑!

若真要吴明说,这不应该是万幻折骨剑,而应该是一柄佛门宝光琉璃剑!

“好剑!”

吴明虽不是真正的剑客,却不妨碍他对于一柄真正神兵的喜爱,扫了眼折骨剑后,右手已经不由自主的伸了出去。

眼瞅着,指尖即将触及剑柄,这柄天下罕有的圣剑,似乎唾手可得!

可就在触及的刹那,吴明蓦然一怔,目中波光粼粼,赫然出现了金色龙影和银灰蛇影,仰天长啸,嘶鸣不绝。

无声中,却如洪钟大吕在耳畔震动,虽没有震碎那层无形中包裹心神的光雾,却让他在缝隙和破绽出现的刹那,陡然醒觉。

“不对!”

吴明眯了眯眼,左眼瞳孔竖起,有如龙蛇般,透着诡异森芒,扫了眼周遭,发现周围之人仍旧没有任何变化。

再看玉匣中的宝剑,却也如之前所见,毫无异常!

但到了吴明这等境界,心志何其坚定,只要确定自己受到了影响,又岂会没有防备?

“小友好谨慎坚毅的性子!”

就在吴明思索破局之法,准备暂且退去时,心神深处,蓦然传来一声苍老,却铿锵有力的传音。

但这传音又与寻常有所不同,彷如直入人心,根本防无可防!

以吴明的修为,即便是半圣绝顶,都未必能如此毫无痕迹的传音入密,甚至于伪圣都难以办到,除非是掌握了返璞归真力量的圣境大能者!

才能如此润物细无声,令人无法揣摩,缥缈如真似幻,真假难辨。

“前辈是什么人,何以将在下拉入这幻境空间?”

吴明瞳孔微缩,面色如常,可心底却起了惊涛骇浪。

能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他的心神,并瞒过龙魂和心魔之眼,构建这等幻境,是何等惊人的伟力?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苍老声音的主人,虽然是反问,语气却极为笃定道,“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脱离我这万幻之象的影响,虽然只是二境炼神修为,可你的神魂之强盛,已然无限接近伪圣。

甚至于,在量上已经不弱于伪圣,只差最后的蜕变。

老夫若没有看错,你已经在蜕变的边缘!”

说着,玉匣中的宝剑上,流光闪烁,赫然出现了一名身着麻衣,赤脚而立,高大魁梧的白发老者,正目光灼灼的看着吴明。

虽然面色微黑,可一双眼睛,却透着难以言说的神光,整个人的气度更是超然,仿若仙风道骨的有道全真,而不是一个炼器大师。

“前辈是欧冶大师?”

吴明心神微凛,能轻易看透自己神魂力量,这确实不是寻常圣者,而是圣者大能的范畴了!

这是自信,而非自负!

而且,对方能瞒过在场这么多人,足以说明对方的能力了。

“不错!”

欧冶大师坦然承认,带着无限嗟叹道,“没想到,时隔中古,竟然还有人记得老夫。”

吴明默然,没有接茬。

哪怕对方明言,看似没有隐瞒,但一个存在了无数年的老怪物,而且是以这种诡异的方式,似乎保存了灵智的存在,绝对不能以常理度之。

所以,少说少错,多说多错!

最重要的是,那位欧冶大师乃炼器出身,却没有这等如真似幻般的乱神手段。

“看来,小友对老夫有颇多防备,如此甚好,老夫也担心所托非人,以至于传承断绝,无以为继!”

欧冶大师赞道。

“大师要找传人?在下恐怕不是最佳人选,而且在下识得欧冶家之人,若大师信得过在下,我可以找来他们,让大师传给后人。”

吴明谨慎道。

“小友有心了,若非在你身上感应到了我欧冶家炼器手法的宝物气息,老夫也不会找上你!”

欧冶大师语气诚恳,似乎没有任何隐瞒道,“而且,老夫于你的传承,并非炼器之法。

以你的年龄、根骨、天赋,再学炼器之法,已经晚了,而且会影响自身修炼。

除了给你一份传承算作报酬外,老夫只是想请你将传承送往如今还活着到底欧冶家子弟手中。”

“大师放心,在下定然竭尽全力,只是这传承,恐怕并非简单的神识传授即可,应该是要将这柄万幻折骨剑带回去吧?”

吴明沉默少顷熬。

“不错,看来小友确实有不凡的来历,难怪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你……应该是中古世家子弟!

老夫如今只剩下一点残灵,若非乃是这柄剑的炼制之人,恐怕早已只剩下不灭意志了。

甚至于,若非当年老夫还算有点手段,连不灭意志也留不下,只能空留一柄传承圣剑!”

欧冶大师道。

万幻折骨剑,乃是一柄传承圣器,正如当初的游龙圣剑,倾注了欧冶大师毕生心血。

“恐怕要让大师失望了,虽然在下还算有些身价,但也争不过在场如此多强者,他们可都是来自天品宗门和古世家。

而且,即便我最后拍得此剑,恐怕也带不走,因为……”

吴明将自身所处困境,言简意赅的叙说一番,却也没有太过夸张,只是省略了一部分关键。

就如,他隐藏的后手,埋伏的暗子,潜在的盟友!

“小友放心便是,老夫既然让你带走这柄圣剑,就有完全的法子,只是届时需要你出力,冒点险!”

欧冶大师轻抚宝剑,神色有些落寞道。

“若是如此,在下自当尽力,助前辈达成夙愿!”

吴明面色如常,心底却有冷意泛起。

一柄圣剑,送到如今的欧冶家手中,不是崛起的希望,而是招灾惹祸的根源!

对方即便只剩下一点灵智,可作为活了无数年的老古董,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却偏偏没有半点提及的意思。

话里话外,只透露一点,那便是吴明必须把剑带走!

“这就是东方家的杀手锏吗?”

吴明不无怀疑,却又觉得有些夸张了。

以东方家的能力,绝不可能调动圣器,可若是四海龙族愿意出手,借出这等圣宝也有可能。

若不是为了他,而是另有目的,众圣殿布局,也在情理之中。

“小友可能不知,这柄剑出现在此,并非是为了你,而是引出隐藏暗中的堕魔者和魔族!”

好似看透了吴明心中所想,欧冶大师身影虚晃,融入了剑身之中,“去吧,待得时机一到,老夫会助你一臂之力。”

吴明只觉眼前一花,再看时,场中分明没有丝毫变化,可他却能看的出,众人身上多了一点生气。

两人谈话那么久,外间赫然是仅仅刹那!

神乎其技,莫过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