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2章、逆鳞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瘾贼!别过来!”

“剑岚!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别让我一个女人瞧不起你!”

“剑岚!你就不怕此事暴露出去,让你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呜呜!你这个魔鬼!你…你别过来!”

……

林樱一边叫骂,一边往后吃力的挪动着身体,双目更是一片通红,泪水盈眶,足见林樱内心现在是有多无助,多绝望。

“师妹,你连命都不要了,为何就不能好好满足师兄呢?”剑岚瘾笑逼近,摩拳擦掌:“师妹,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日已经很久了!”

“剑岚!你要是敢侵犯我分毫,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林樱双目愤怒发红,惊惶无助,恨恨不甘。

“你不是一直很清冷吗?还当真自己是个女神了!”剑岚冷笑道:“别人爱慕你,那你就是个女神!若别人想要糟蹋你,那你就是个表子!”

“你…求求你,放过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林樱花容失色,惊恐求饶,她可以丢掉一切,可唯独不能失去自己的贞洁。

“求我?你这位高高在上的女神,竟然也会有求我的时候,真是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过了!”剑岚得意大笑,大是满足。

“师兄,请你念及同门之情的份上,杀了我!”林樱紧咬贝齿,内心煎熬,她就是一心求死,也无法容忍剑岚这个恶魔对她的侵犯。

“杀你?师兄怎会舍得杀你呢?只要以后你成为我的女人,自然会继续把你当宝贝供着。”剑岚阴笑道。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林樱竭力厮喊,双目赤红。

“本来我还想捕获你的芳心,竟然你这么厌恶我,那我也只好以我的方式来收服你了!”剑岚面色阴霾,步步逼近,伸出魔掌,满脸兴奋的探近林樱那起伏不绝的雪丘。

林樱目露恐色,似乎来自潜意识的本能,绝望嘶叫:“辰哥哥!求求我!”

“辰哥哥?谁是你的辰哥哥?剑辰?呵呵!你们果然有一腿!还敢在本少面前演戏!差点都被你们给骗过去了!”剑岚万分恼怒,冷声道:“绝望吧!你的辰哥哥早就已经命丧狼群虎口!估测现在连渣都不剩了!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人能救得了你!”

“是吗?”一道冷酷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响彻而来。

“呃!?”剑岚脸色惊变。

咻!~

凌厉利剑,宛若惊天霹雳,突如其来,破空袭来。

噗嗤!~

鲜血大喷,剑岚惨叫一声,一条条活生生的手臂断飞而出。

“啊!~”

剑岚惊叫速退,惊恐万状。

“额?”林樱亦是神情愕然。

继而!

一道熟悉而又莫名感到亲切的笑容,温柔至极的贴近过来:“对不起,剑樱师姐,是我来晚了。”

“辰…”

林樱如若梦幻般,一时激动,差点潜意识的喊出来。

毕竟,眼前的“剑辰”再是熟悉亲切,但容貌与气质上跟自己印象中的“辰哥哥”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所以林樱还是及时止住了口。

“怎么?没事吧?你看你,都快哭成大花猫了呢。”林辰满脸心疼。

林樱却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哇得痛哭一声,竟是情不自禁的抱住了林辰:“剑辰!你这个混蛋!你不是已经…”

“我很好。”林辰微微一笑,但见林樱如此楚楚可怜的样子,当真让林辰心疼。

是的!

这种来自血缘上的亲情,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磨灭的,无论是林辰变成什么样,伪装成什么身份,都无法掩饰掉血缘上的感情。

所以,林樱在第一眼见到林辰的话,才会莫名的对林辰产生信赖。

但林樱还是不敢相信,惶然问:“我真得不敢相信,你怎么可能会在恶狼谷中存活下来?不会是我出现错觉了吗?”

“没有能比我更真实了。”林辰轻笑道。

“其实,你真得好像…”林樱欲言又止。

“好了,没事了,不是有我在吗,谁也欺负不了你。”林辰语气柔和,从小到大在林府最疼爱的就是这个俏皮可爱的小堂妹了。

“恩恩。”林樱怯怯点头,咬牙道:“他,好可恶!”

“放心,他会付出代价的!”林辰面色阴沉,心中却是愤怒万分。

原以为,剑岚虽然狠心抛弃同门,行事卑鄙,却能义无反顾的带林樱脱困,但起码对林樱是忠情的。

可万万没想到,剑岚竟是人面兽心,竟然打上了林樱的主意,想要强迫占据为有,这已经严重触犯了林辰的逆鳞。

当然!

剑岚也是愤怒万分,就差一步得手,竟然被林辰给坏了好事。

更让他感到惊愕不解得是,林辰怎么可能在恶狼谷逃出生天?而且还被林辰给狠狠废了一臂,这可不是八转龙境应有的能耐。

“剑辰!”

剑岚怒吼,双目赤红,一手按着血淋淋的断臂,痛怒交加:“你怎么可能从狼群中存活下来?又怎么可能在恶狼谷中的毒瘴魔阵中逃出生天?还有,剑明他们呢?不会已经惨遭你的毒手?”

“剑岚!你可真不是东西!自己做了什么卑鄙无耻之事,还有脸来质问我!”林辰沉怒道:“现在更是丧心病狂,竟敢打剑樱师姐的主意,你真是活到狗去了!”

“闭嘴!本少早就知道你保存了实力,难怪敢跟本少同组!”剑岚怒然道:“而且你竟然能从恶狼谷中活着出来,我严重怀疑你与邪教魔贼暗中勾结!”

顿了下,剑岚又对林樱叫道:“师妹!师兄是对不起你,但别怪师兄没提醒你!这小子身上疑点重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别以为是他救了你,说不定比我更加阴毒!”

“呵呵,你的无耻还真是刷新了我的认知!”林辰冷冷一笑,淡然道:“我也早就知道你心怀不轨,才特地跟着过来,如今看来,你还真不是个东西,简直就是人渣中的级品!”

“我不是东西!那你又是什么东西!若非是你故意保存实力,本少早就将狼群一网打尽,也不会被迫下策!”剑岚暴目切齿,恨然道:“一切罪恶的源头,都是拜你所赐!可惜苍天瞎了眼,竟然没让你这狗东西死在恶狼谷!”

“够了!剑岚你真是太让我感到恶心了!我不想再见到你,给我滚!”林樱神情冷恶,不想多看剑岚一眼。

“滚?想让本少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吗?”剑岚怒火万丈,恨恨切齿:“这小子坏我好事,毁我声誉,又废我一臂,你觉得本少会放过这狗东西吗?”

“正巧,我也没打算要放过你!”林辰双目冷厉,在他眼里剑岚早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哈哈!就凭你?本少承认确实低估了你,但真要对付你,简直是易如反掌!”剑岚不屑大笑,他留着一张王牌原计划是为对付狼王,现在自然也是有恃无恐。

“是吗?那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怎么从恶狼谷活着出来的吗?”林辰嗤之以鼻,竟然剑岚已经严重犯了自己的逆鳞,林辰自然没打算让剑岚死得那么舒服。

“本少不需要知道,只知道你最后还是得死在本少手里!”剑岚神情冷鹫,又对林樱戏虐一笑:“师妹,你不是想要去送死吗?正好,师兄就送你们到地狱去作对死鸳鸯!”

轰然!

剑岚气势怒放,激活异符,一股超越龙境层次的强大气息释放而出。

顷刻间!

剑岚脚下地层震裂,气势撼天,滚滚尘石劲气,呈排山倒海之势,朝着四面八方咆哮冲荡开来,大有直冲云霄之势,威力惊人。

林辰早有防备,一个残影闪声,抱着软绵无力的林樱闪移十里,将天武侯暗中蛰伏在地,时刻守护着林樱。

“剑樱师姐,暂时先委屈你,等我宰了那畜生再为你解术!”林辰在林樱面前,已经算是很努力再压制怒火了。

“当心,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伤他性命,不然回到剑宗你会很麻烦。”林樱几分担忧。

“恩,我自有分寸。”林辰微微点头。

不杀?

难道还得留剑岚的狗命,对林辰来说是不存在的。

嗖!~

一个脚步极蹬,林辰身形纵闪,朝着剑岚所在冲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