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师兄是个好人啊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2合1】

“都拿出些防御宝物,别大意!”

兰凌峰大小姐花初然,她最近被扎心了,有些怀疑人生,患得患失,一路上话不多,但在这种严肃的时刻,她还是开口提醒。

人群中顿时就有不少,纷纷拿出一些防御或者侦测宝物。

都是阳属性宝物,一边侦查四周,一边快速前行。

“天啊!”

“我们怎么走不出去?”

“明明古镇就在前方不远处,可是我们行进了五分钟,还是那个距离。”

嘶!

很多人倒吸凉气。

“我们一直在原地,我们被困住了!”

大家身心发寒。

万万没想到会碰到这样诡异的场景。

各种防御宝物,都像是摆设,这里也根本走不出去?

“别慌!”

虚航眉头大皱,很严厉的说道。

这种态度才是他的本性。

此时他不由也慎重起来。

“坤!振!翼!方!”

虚航拿出数个阵旗,摆设阵法,开通法眼之火,照亮了附近。

他们顿时发现,在丛林中,有密密麻麻的红点。

仔细一看,那是什么生物的双眼?

血红的眼睛,仿佛彰显了嗜血的杀戮。

环境,被看破了。

他们也注意到,原来古镇的方向,还是前方,但他们四周却像是个圆形广场,他们之前在这里绕圈子?

“吱!”

突然,密密麻麻的红点动了起来。

当距离近了,才蓦然发现,这些生物,每一只都有一米多。

“嗜血蝠王!”

“不好!”

“快逃!”

花初然面容失色,惊呼一声,和众人快速逃开。

期间大家都拿出各种各样的防御宝物,向后不断打出攻击,尝试拖延时间,然而嗜血蝠王的距离,越拉越近。

“走!”

虚航冷喝一声。

斩出数道刀芒。

队伍仓皇逃窜,向前方的古镇疯狂跑去。

蝙蝠出现的数量越来越多了。

“同师弟小心!”

一位男子惊吼了声,赶忙对外围的同师弟施以援手。

然而那位同师弟,惊慌失措中,拿出的防御宝物,被破掉了,他打出的攻击,也尽数被淹没。

“啊!”

“不要过来!”

他整个人被三只蝙蝠抓起,向后退去数十米,诸多的蝙蝠蜂拥而至,将其撕碎。

“别喊叫!”

萌萌提醒一句,一边打出攻击,一边跟着张汉撤退。

“快走!”

虚航带队飞逃。

他似乎无意间,看了眼萌萌这边,目光微闪,右手缓缓抬起,最终又放了回去。

虚航对四周的人没有施以援手,他冷眼旁观,寻找机会。

却莫然发现,那位夜风师弟,竟也盯着自己看。

害怕到这种程度了吗?

虚航下意识的以为这位夜风想要紧跟着自己逃离。

“小心!”

虚航看到花初然遭到十几只嗜血蝠王攻击,他这才打出比较强悍的招式,将嗜血蝠王打退。

此时众人已经接近古镇。

天色好像亮了一些,是古镇中的灯光吗?

大家并不清楚。

但后面追杀的嗜血蝠王,数量越来越少,直到接近古镇百米时,这些恐怖的生物才转身离开。

一路逃离,他们留下了三条人命。

三十一人的队伍,也只剩下二十八人。

“休息三分钟,三分钟后,入古镇,找出路,这里不是我们能探索的地方。”

虚航脸色略微阴沉,看着队伍冷声说道:

“我早就告诉过你们,遇到危险要怎样面对,你们就是这样做的?还有一点队形吗?”

说着虚航深深地叹了口气,面色悲怆:

“就这么片刻的时间,我们损失了三人,三位师弟,他们、命不该绝啊!是我的错!我没有照看好他们。”

“虚航师兄!”

一番话说的很让人感动。

“虚航师兄,这不是你的原因,不要自责啊。”

“或许这就是命吧。”

“虚航师兄已经尽力了。”

安慰几声,虚航呼出口气,叹道:

“我虽心痛,但我们还要面对这里,所以接下来,你们务必要听从我的指挥,那样才能让我们的队伍,有最大的可能,都活着离开!这个小秘境,绝对是凶险之地,一定要小心,听话,如果谁敢违抗我的命令,出去后,定严惩不贷。”

一番话说的没人反驳。

甚至都纷纷附和说得对。

三分钟后,他的目光看向古镇中。

凝视几秒,虚航突然说道:“刚刚我说了,在丛林后方,或许有危险,结果有嗜血蝠王,现在,古镇中可能有危机,因为这里连嗜血蝠王都不敢进入,所以,现在的队形和刚刚换一下,我,张寒阳,夜风在最前,花初然......在中间警戒,其他人在后方随时支援。”

“虚航师兄,你简直太好了。”

“虚航师兄你如此待我,出去后,我定会唯首是瞻。”

“......”

有几个人面色感动。

连花初然都有些复杂的说:“虚航,我以前误会你了,没想到你会这样有担当,有责任。”

“别说这些,毕竟我们以前也没有一起做过任务,关于我冷漠的传言,道听途说,怎能可信,好了,现在入古镇,找到出口, 这个小秘境,我们一队人吃不下,多找些队伍,一起探索。”虚航点头说道。

说完他带头向古镇走去。

古镇中很静。

每个房屋好似都布满了灰尘,死气满满。

诡异的是,每个庭院中,都有一颗茂盛的树木。

好似充满生机。

“爸爸,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萌萌传音问道。

“凶煞之地。”张汉说道:“刚刚是嗜血鬼蝠,并非嗜血蝠王,鬼蝠是以阴煞为食的生物,它们喜欢血液,比较凶残,至于古镇,每个庭院都有一亡魂,每个亡魂,都在滋养魔腾,那些看上去很茂盛的树

木,才是这里真正可怕的东西。”

“我们要不要告诉他们一声?”

“不用说,那虚航知道些阵法,应该能看出些古镇的布局,他知道出口在古镇以北,他却带着我们从东南入,向西而行,看来他是不知道这里有魔腾、”

“那是什么意思?他要干什么?”萌萌眉头蹙皱,看了眼虚航。

“具体要做什么看看就知。”

张汉说了声,两人便默默的跟着虚航。

向西行走半个小时,在古镇中,没遇到什么危险。

“虚航师兄。”

“那边的庭院中有亮光,是不是宝物?”

“真的有亮光!好像是灵宝?”

有几个弟子指着侧面街道不远处的一个庭院,里面正闪烁着淡淡的白光。

“过去看看。”

虚航道了声。

这次他的速度比刚刚快了很多。

到达庭院外,向里一看。

在院内树下,竟然有一把剑,插在树根。

“五阶灵宝!”

不少弟子目光惊喜。

然而虚航的双眼,却盯着长剑下方的一块宝石。

六阶顶级的炼器灵宝,融级石!

他需要这种宝物。

“清心咒。”

“虚幻眼!”

虚航施展数法,警示周围,没察觉有什么危机,打开五种灵宝的防御层。

“大家原地等候,庭院内可能有危机,我去将那把长剑取出。”

虚航说了声,闪身进入庭院。

第一时间,将宝石收起,第二时间,拔出长剑。

铮!

拔剑鸣音,在庭院内响彻开来。

哗啦啦!

树叶无风自动,颤抖的频率越来越快,哗啦啦的响着。

场面愈发诡异。

突然,一缕淡黑色的枯树虚影,从树木中钻了出来。

当看到枯树虚影后,虚航脸色大变:“魔腾!”

“不好,快逃!”

他终于知道这古镇中的危机存在。

竟然是魔腾!

魔腾这东西,很难对付,像是水火不侵的家伙,属于阴魂系的那种生物,却能幻化出真实的树枝。

每个枝干,都是它吸收的一个亡魂,拥有很强的威能。

“花初然,快,顺街道,向北逃!”

虚航惊呼一声。

感受背部快速飞来的魔腾。

他转身,怒挥长刀,刀芒呼啸而过,夹杂着烈火威能。

然而只是阻止了魔腾一点速度。

甚至他的刀芒,在院子中,都没有造成什么破坏。

这太怪了。

看的虚航心中更惊。

他快速砍出几刀。

身影钻入队伍中,大喝:

“拿出全部防御宝物,一起施展招式!”

很多人照办。

人多力量大,一时间将后面的魔腾阻挡。

它的速度,比众人要慢了三分。

“它追不上我们了!”

有的弟子呼出口气。

哗啦啦!

万万没想到,话音刚落的瞬间,整个街道,他们附近的庭院,全都响起了哗哗的声音。

庭院中的树木在颤抖,仿佛里面所隐藏的魔腾,正在觉醒!

“糟糕。”

虚航暗叫不好。

他拿出一张金色符箓,打开时。

他的速度更快了。

转眼间便来到队伍的最前方。

“我为你们找出口,跟我的行动路线!”

虚航说完,身影化作一道流光。

甚至不管后面的人群了。

花初然见状,咬了咬牙,也拿出一种法宝,神行符。

速度飙升。

在这个危机时刻,逃命的手段颇为重要,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能逃的快的,绝不慢一步。

这让最后面的几个弟子,脸色惨白。

“啊啊啊!”

“救命!”

萌萌见状有些犹豫了,她看了眼张汉。

“有些时候,自己心里要有个界限。”

张汉谆谆教导:“他人生死,与我何干?”

“这句话对也不对,但能让你心情好些,这些也是举手之劳,爸爸这些年不是教你冷漠,是想让你安全,女儿啊,你也长大了,今后做事情,根据自己的心情,只要开心,比什么都好。”

传音说话间,张汉轻轻一笑,意念微动。

他用最正确的方法,用最少的力量,震慑魔腾!

嗡!

没有人察觉到,后面穷追不舍的那个魔腾,动作突然变得缓慢迟疑,两侧街道庭院中的树叶,颤抖的频率也降低了很多。

照这种情况发展。

除了五六个速度快的能逃出去,其他人,都要陨落于此。

小秘境,可以给人提供宝物,同样也能让人死的渣都不剩,机缘与危机并存。

“知道啦。”

萌萌抿嘴笑了起来:“反正有爸爸陪我,我就开心。”

逃到古镇中心侧街的地方,魔腾树木颤抖的最为剧烈。

过了之后,频率低了很多,张汉收起意念。

越来越多的魔腾,追了过来。

但看样子,他们逃出去,应该没太大的问题。

“在这边!快过来!”

古镇以北,边缘区域,有一个白色的旋涡,那里便是出口。

此时虚航正向回飞行,看到魔腾在远处,顿时就放心了,他目光微闪,似乎在考虑什么。

主动迎了上来,虚航大声说道:

“我终于找到了出口,快!你们快些逃。”

“之前在后方的队伍优先出去,花初然,张寒阳,夜风,你们三个留下来助我抵挡魔腾!”

“别犹豫,其他人快些出去。”

一番话说的大家颇为感动。

这次小秘境,虚航师兄真是尽心尽力啊,找到出口,没有出去反而第一时间接应他们。

轰轰轰!

看着数百个魔腾在后方,虚航算了算速度和时间。

他带着花初然,共同施展招式。

同时也对张汉和萌萌进行卡位,不会让两人越过他离开。

“看见了吗?居心叵测。”

张汉传音道。

“哼!”

萌萌也发现倪端,轻哼一声。

当大家都离开后,在场只剩下四人。

“花初然,你先离开!”

嗖!

花初然闻言,点点头,速度很快的飞向旋涡出口。

当她距离还有十几米时。

虚航大声说道:

“张寒阳,夜风,你们两人快快离开,我断后!”

话语声说的颇为急促,他频频出手,招式大开大合,颇有一番无敌姿态。

但他面对魔腾,还是节节败退。

好卖力的样子。

张汉和萌萌闻言飞向出口,还没靠近,花初然转头,复杂的看了眼战斗中的虚航。

轻叹:“虚航师兄,之前是我误会了你。”

说完她要进入出口。

虚航遭受一颗魔腾上,枯枝所打出的能量攻击,像是长鞭。

将虚航抽的身子一颤。

“张寒阳!夜风!快走!将这里的消息带出去!”

虚航的惊吼声,响彻方圆千米。

这时候,花初然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出口。

图穷匕见。

虚航看着张汉和萌萌的背影,嘴角突然漏出了冷笑,但他的语气是那般痛心疾首:

“张师弟!夜风师弟!”

“呵呵呵,你们,逃不掉了!”

嗡!

他拿出一个盒子形状的灵宝。

打开后,一层光波,将张汉和萌萌所覆盖。

“回来吧!”

虚航狞笑了声:“移形换影!”

唰唰唰!

无数能量锁定了张汉和萌萌,那光波仿佛一张大网,将两人覆盖后,光芒闪烁。

他们的位置,突然有了变换。

此时虚航站在出口不远处,看着后方两人,对其摇摇手指,冷笑着,目光轻蔑,语气截然相反,很关心的说:

“张师弟!夜风师弟!你们不会白死的,我会带着宗门大军,踏平此地,为你二人,报仇雪恨!”

说完,他一头钻入出口,上半身最先离开。

“敢惹玄尘哥,真是找死。”

“呼,可算出来了。”

虚航整个人放松了很多。

甚至他都看到了,外面也是山谷中,正有那二十多人,焦急的等待,他们在等自己归来!

然而。

砰!

他的一条腿,突然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什么?

虚航瞳孔一缩。

感觉一股距不可抗的巨力,将自己拉回去。

“不!”

虚航睚呲欲裂,放声怒吼。

他甚至没反应什么,便被拽了回去,当看清时,只见一尊高达的身影,横现眼前。

这是什么?

他看到了两只滚圆的双圆。

这是一头金刚?

虚航懵逼,不知所措。

“给他扔回去!”

萌萌气冲冲的说道。

“滚!”

大黑骂了一声。

拎着虚航的腿,使劲儿一扔。

嗖!

虚航化作一道流光,极快速的被扔向古镇的中心区域。

“啊!”

“不!”

“张寒阳!”

虚航双眼通红,发出了怨恨的大吼声。

然而很快就被另外一道惊天的声音覆盖:

“虚航师兄!”

只见张汉痛心疾首的喊了声。

随即他对萌萌眨了眨眼。

大黑变小,回到萌萌的书包里。

远处的魔腾,根本不敢近身。

而张汉,不紧不慢的拉着萌萌的手,优哉游哉的走入出口。

出去之后。

张汉立马变了脸色。

简直是一脸的悲伤难过,他看着出口方向,捶胸顿足:

“虚航师兄!啊啊啊!你为了救我,身陷险境,在最后关头,还将自己的空间戒指给了我,自己身死,也要抵挡魔腾!虚航师兄!你不应该啊!”

额?

萌萌惊呆了。

这是什么鬼演技啊?

“我们快走!”

花初然目光一颤,听到张汉的话后,她心中难过,眼睁睁的看着出口消失,虚航还没出来。

这种感觉,太难过了。

场面沉闷。

但必须有队长。

花初然知道自己身负重担了。

她面色发苦,完全没想到这次的小秘境,竟然凶险到连虚航队长都要陨落的程度。

想起之前到来的一幕幕,虚航那么温暖,在场不少人都眼眶发红。

张汉也是如此,他表现出无力的状态,很悲伤的语气,胃肠长叹:

“虚航师兄是个好人啊。”

“他为了我们,牺牲了自己,他是个伟大的人。”

咕嘟。

萌萌不由自主的咽了口水。

天呐。

爸爸的演技简直要超过妈妈了。

哦不不不,难道这就是跟妈妈学的?

俗话说,近朱者赤?

结果萌萌又学到了。

大家看张汉难过,都开口说道:

“虚航师兄是好人,夜风师弟,你也别太难过了,我们根本没办法抵挡。”

“是啊,虚航师兄也未必陨落在里面,我们快些通知宗门,他们知道虚航师兄困在小秘境中,肯定会派人来救援。”

“虚航师兄不能死!”

听着他们的话,萌萌忽然有些心累,她摸了摸额头:

怕是那虚航现在连骨头渣都不剩一粒了。

下一更晚上七点左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