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正文 第3747章 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两位客官,里面请!”

在茶馆小二的引领下,陆轩和苏婉玉坐在了一张空桌前,并要了一壶茶,和一盘花生米。

品尝着香茶,吃着花生米,陆轩这才知道台上的老先生是在说书,说的是西游记三打白骨精的故事。

老先生说的是头头是道,众人则是听得津津有味。

此时,苏婉玉小声道:“陆公子,你喜欢孙悟空么?”

“不喜欢,”陆轩摇摇头道。

“啊?”

苏婉玉惊讶出声,有些诧异。

作为西游记里的主角,齐天大圣应该是没有人不喜欢的。

“为什么?”苏婉玉问道:“难道你没看过西游记么?”

小时候,陆轩每天看的电视就是西游记了,只不过陆轩可不敢这么说,因为这里可没电视。

岛上的人,要么是看书,要么是听书,绝对不会想到西游记怕成电视会有多么的精彩。

“因为孙悟空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没有后台的妖怪的都被一棒打死了,有后台的妖怪都被什么佛祖、菩萨之类的大人物救走了。”

陆轩说着,而苏婉玉呆若木鸡。

显而易见的是,陆轩对西游记的看法,真的是太前卫,太超前了,古代人的思想里怎么可能会想到这一点。

见苏婉玉一副惊愕的模样,陆轩怔了怔,似乎对这些思想还陈旧的人说这么个大道理,太语出惊人了点。

不过陆轩的话,说的太他妈有道理了!

“在我看来,不管是人还是妖,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

“陆公子真是高见,”苏婉玉回过神来,一脸敬佩的说道。

“不过——”

苏婉玉话音一转,脸色一红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陆公子非常与众不同,你的想法,更是令人捉摸不透,感觉你不像是我们蓬莱仙岛的人一样。”

“咳咳!”

陆轩吓了一跳,连忙咳嗽两声道:“怎么会呢,我可是土生土长得仙岛人士,只能说每个人的看法和想法都是不一样的,与众不用这一点,我承认。”

“嗯!”苏婉玉抿唇一笑:“你的见解又一次让我大开眼界,我很喜欢和你说话。”

“噗!”

陆轩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这算是表白么?

“陆公子,你怎么了?”苏婉玉问道。

“没什么,喝水呛到了,”陆轩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我们听书!”

“好!”

苏婉玉温柔一笑,继续看向台上。

陆轩继续吃着花生米,听着老先生在说书,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不过陆轩绝对不会再听第二次。

“噔噔——”

当说书先生唾沫横飞的说着,众人听得如痴如醉之时,突然一个中年男子登台而上。

中年男子如此突兀的出现,让所有人目光齐刷刷看了过去,那中年男子国字脸,浓眉厚唇,长相十分平庸。

说书先生闭上了嘴巴,呆呆的看着走过来的中年男子:“敢问兄台,你上来做什么?”

中年男子大声道:“在下陈豪,乃是东皇星宇世子殿下的门客。”

东皇星宇?东皇一族!

听到这四个字,所有人身体一颤!

陈豪手掌指向台下坐着的一个人,赫然正是东皇星宇。

陆轩眉头一挑,倒是没想到东皇星宇也在这里,还真是巧了。

苏婉玉知道陆轩和东皇文鼎之间的恩怨,她看了一眼东皇星宇后,又忍不住看向了陆轩。

陆轩唇角划出一道邪魅的笑意,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反正对东皇星宇是一点也不畏惧的。

“世子殿下!”

“世子殿下!”

“——”

所有人纷纷站起身来,向东皇星宇抱拳道。

当然,是除了陆轩和苏婉玉之外的所有人。

享受着众人的尊敬,东皇星宇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大声道:“都起来吧。”

陆轩和苏婉玉相距东皇星宇有些距离,东皇星宇都没有注意到他们。

今日东皇星宇也没什么事,听说流云河是不夜城非常有名的美景,所以带着陈豪一起过来看看。

逛了一圈后,东皇星宇觉得有些渴了,进来喝杯茶,听听书。

只是没人把东皇星宇认出来,这让东皇星宇心里有些不悦,让陈豪代表他上台,让台下之人,知道他是高贵无比的东皇一族世子。

“陈先生,有一句话,你说错了,”东皇星宇突然大声道。

陈豪躬身道:“还请世子告知。”

“几日后,我爷爷必将成为东皇大帝,而我也会由世子成为皇子,所以你应该称呼我为皇子殿下才对!”东皇星宇意气风发的说道。

“——”

所有人心神颤栗,东皇一族的皇子,未来可是极为可能继承大统,成为东皇大帝的人。

看着众人眼中的敬畏之色,东皇星宇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了。

陆轩则是白眼直翻,什么玩意,装逼都装到这里来了。

要知道,来这里听书的人,都是不夜城普通的老百姓而已,他们不会武功,只是喜欢吟诗作画,听听书而已。

对一群平凡之人,这么耀武扬威,有意思?

苏婉玉也是觉得东皇星宇的嘴脸有些丑恶。

“老先生,听你说书,觉得你有几分才学,不过光你一个人说书,多没意思,要不我们来对对子吧,”陈豪说道。

说书先生愣住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位东皇世子的门客,竟然想要和他比试一番。

所有看的出来,这位东皇世子的门客,应该是刚刚拜入东皇世子的门下,想要趁此机会显摆一下他的才学。

其实很多家族,宗门之中有不少像陈豪这样门客的存在,而他们这种人,是专门供主上消遣作乐之用。

比如弹弹琴、吟诗作画之类的。

对对子,倒是很少,毕竟这种门客不可能作出对子让主上来出下联吧。

“好吧!”

人家东皇世子坐在台下,说书先生不得不答应。

“那在下就出对子了。”陈毫摇头晃脑了几下,开口便念道:“天上月圆,地上月半,月月月圆逢月半。”

这陈毫半晌就作出上联,可见他才思敏捷,非常人所能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