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二十一节:你与我当年,很像啊!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屈怀沙刚想挣扎,三道墨剑已是不请自来。

须臾三剑,剑剑刺入屈怀沙的身体。

一剑钉入额头。

一剑钉入心口。

一剑钉入丹田。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分为天魂,地魂,命魂。

天魂驻于元神。

地魂藏于心窍。

命魂沉于丹田。

虽然天仙界的修炼者一入修炼门槛即是天仙,但因为毕竟不是下界一路冲杀上来的强者,三魂七魄早已百川归海,如秦枫这般融合为一道元神。

所以大部分修炼者,三魂七魄其实还在体内,直到真正达到天人境之上,才会专门融合神魂,加强元神。

苏还真肯定早就已经没有三魂七魄了。

言一诺也有可能没有了这等弱点了。

只有屈怀沙,可能还有三魂七魄在体内,所以秦枫的三支墨剑,分别钉住的就是他的天魂,地魂和命魂。

这样一来,等于就是将言一诺和苏还真的魂魄封禁在了屈怀沙的身体里。

他们再想要金蝉脱壳,让屈怀沙扛锅就根本不可能了!

言一诺和苏还真似是感受到了可怕的危机,当时两个声音就一齐惊呼起来。

“秦枫,你竟敢如此对我?我非要叫你付出千倍百倍的代价!”

另一个声音道:“秦枫,你且住手,我们有话好好说!”

第一个是苏还真的声音,第二个声音,自然是言一诺的。

言一诺秉持百家之道皆可入我道,所以反而并没有什么心障,只要能够利益最大化,并不妨碍他与秦枫做交易。

可秦枫,又怎么可能与他们作交易?

秦枫弹指,从“铁笔亭”上借来的三把墨剑如感应到他的心境,一齐嗡鸣。

浩然紫气冲天而起!

面前的屈怀沙,身体就好像是被扎得稀烂,处处漏风的口袋,不断地有鲜血混杂着一道道的黑白两气冲激出来。

“秦枫,你且住手,有事我们好商量!”

言一诺的声音彻底惊叫了起来。

秦枫的回答同样坚毅如铁。

“我辈读书人,

身正道直,与你同流合污,真是羞煞我也!”

言罢,道道华光瞬间爆裂屈怀沙的身体。

金光之中崩碎的不仅是屈怀沙的身躯,竟还有整座碑林空间。

一座座碑林在金光之中就好像玻璃粉碎,化为一道道颗粒,又彻底消散开来。

秦枫还没有回过神来,蓦地身后的岳飞惊和姜雨柔竟也随着金光无声无息地粉碎消散了开来。

“怎么回事?”

秦枫在面对屈怀沙的时候,他没有慌,向兵家圣人借字时,他没有慌……

甚至刚才对屈怀沙下杀手的时候,他也没有慌,此时此刻,他却有了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

主听得浩然塔圣灵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话音依旧醇和平静。

“你还真的跟当年的我很像,很像啊!”

秦枫听到这话,不禁微微一愣。

因为这实在不像是一个浩然塔孕出的圣灵所该说的话啊!

跟当年的我很像?

秦枫实在想不出来,自己现在跟一个当年的浩然塔器灵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似是察觉到了秦枫的困惑,那声音哈哈大笑道:“算了,你既然都已经到此了,我也就没有什么瞒着你的必要了!”

秦枫还没发问,那声音已是笑着说道:“我从来就不是什么浩然塔的圣灵!”

话音落下,一道身影大袖飘扬,却身穿雪白貂裘,就这样徐徐从金色光芒之中缓缓走出。

世俗君王令人觉不怒自威。

百战武将可叫人不寒而栗。

此时此刻,秦枫看到面前这白衣人,给他的感觉则好像是一捧清泉,一抹白雪,不由自主地就让人心生好感。

秦枫从地球到中土世界,又从中土世界到天外天,散仙界,地仙界,天仙界一层一层地冲杀过来,见识了太多人心的险恶,见过了太多道貌岸然,五毒俱全的君子贤人。

秦枫原本认为,自己恐怕再不会对任何初见一面的人产生什么亲近之感了。

莫说是男子,便是在地仙界时,遇到倾国倾城的天府圣女瑶兮,秦枫初见时也提不起丝毫的亲近兴趣。

此时此刻,却对面前的白裘男子产生天然的亲近之感。

这种奇妙的感觉,让秦枫都忍不住眉头微微一皱。

白裘男子笑道:“你是否奇怪于跟我会天然觉得亲近?”

秦枫不言语,似在等待他的高论。

白裘男子依旧笑着说道:“那这一道成圣机缘,给你就对了!”

这一下轮到秦枫不解了。

这么多人入群英会,进浩然塔,阴谋阳谋,打生打死,不就是为了那么一道成圣机缘吗?

怎么秦枫自己都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成圣机缘就给自己了?

他嘴角扯动,苦笑道:“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之前一直伪装成浩然塔圣灵的白裘男子笑了笑,似是答非所问,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你可听说过‘道不同不相为谋’?”

秦枫点头。

白裘男子笑道:“你之所以会与我天然亲近,乃是因为你我二人,大道相合!”

秦枫听到这里,不禁疑惑问道:“你的大道是什么?难道你与我一样,都是经世致用之道?”

白裘男子摇头:“非是这一条大道。”

秦枫微微皱眉,又说道:“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白裘男子抚掌大笑:“差不多。我之大道在于‘忠恕’,忠之于己,恕之于人。如是而已。”

秦枫微微一愣,白裘男子又说道:“我忠于的并非是社稷君王,而是忠于我的本心,好我所好,恶我所恶……”

白裘男子举手投足之间,气度雍容,他淡淡说道:“人赠我以木桃,我必以琼瑶报之。人与我滴水之恩,我必当以涌泉相报,这一点,乃是以德报德。至于恕之于人,我做得并不是特别到位,只能说不做到‘己所不欲偏施于人’,也不会做到强人所难。”

他看向秦枫一眼,忽地敛容低喝道:“嗯,你不要笑……你其实与我一样的,忠己,却难以真正恕人,就如你刚才杀屈怀沙一样!你其实可以放过他,但你心内所想的,却是如何诛杀屈怀沙体内那与你不对付的言一诺和苏还真的神魂,以免下次见面,吃更大的亏。对不对?”

秦枫听到白裘男子的话,脸色一怔,终是坦然承认道:“是!”

白裘男子哈哈大笑道:“果然,你与我很像,很像,真的很像!”

(本章完)